拉拉伴侣要生孩子,得先坐下来谈彼此的权益保障

Time:2022-5-18 17:03:51 作者:多元家庭网络 未来家Family 关注:288

本文由 多元家庭网络 未来家Family 2020-03-31原创

1_600.jpg

( 受访当事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受 访 者 档 案 

受访者ID | 佛歌 小丝

生理性别 | 女

年龄 | 30+

婚育状况 | 未婚 受孕中(试管婴儿待移植,发稿日期:2020-03-31)

性取向 | 同性恋

坐标 | 湖南


 

“确定关系以前,我们就谈好了,将来要A卵B怀”


我是佛歌,今年37岁,小丝是我的同性伴侣,今年35岁。我们是在同城QQ群里相识的,相互了解三个月后确定恋爱关系,至今已经十二年了。

 

在认识小丝之前,我就关注了一些感情长久的拉拉伴侣,其中有对拉拉在博客上写出了自己T卵P怀的经历,那时我才知道,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种方式,让两个女性共同孕育一个宝宝,孩子跟双方都有密切的关系。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在此之前,我所接触到的拉拉生育故事都是:其中一方生了孩子,孩子却跟另一方没有任何关系,随后在共同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双方难免因此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当时还单身,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遇到谁,但我非常向往这种生育方式,希望能和将来的伴侣A卵B怀。

 

在我和小丝相互了解的过程中,我们聊了很多彼此对未来的计划和打算。当我告诉她将来想要A卵B怀的时候,她也是第一次听到,竟然有这种让孩子与两位妈妈都有关系的做法。我们一拍即合,确定了将来要以A卵B怀的方式来生育共同的孩子。


那时我们都还年轻,并不具备马上执行这个计划的能力,所以只是对未来的生活定了个大概方向:要出柜、要买属于自己的房子、不跟父母同住、生育属于我俩的孩子。


 

 

2_600.jpg

( 出柜资料攻略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我们不靠父母,他们也没办法干涉我们”


在一起不到半年,我们就相继跟家里出柜了。


小丝是冲动出柜的。之前她很少在外过夜,跟我恋爱后则经常在我家留宿。一次她家人不断打电话催她回去,她冲动说出自己要在女朋友家里睡——直接向家人出柜了。


家人逼她马上回家说清楚,她权衡之后决定回去面对。而我则连夜上网为她搜集各种关于出柜的攻略资料,随后打印出来,准备补个回笼觉再来整理。可等我睡醒,我妈已经将打印出来的资料叠得整整齐齐,拿着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心想:她都对父母出柜了,那我也不能怂啊!一咬牙,我也出柜了。

 

我俩的出柜只相隔几小时,但过程和结局却截然不同。


小丝在出柜之前,一直对父母隐瞒,猛地丢了颗“深水炸弹”,父母无法接受。刚开始几年闹得鸡飞狗跳,甚至还当面威胁我说:“如果你不跟我女儿分手,我就找人对你家人不利。”小丝是强硬派,反过来威胁她爸说:“如果我女友全家少一根汗毛,我就要对所有人公开身份,让你们的亲友同事都知道,你女儿是个同性恋。”


她爸害怕在亲友同事面前丢脸,认怂了。


而我在认识她后就开始做铺垫,短短几个月时间,我不但请来拉拉好友和gay好友跟家人接触,让他们对同性恋留下良好的印象,又借平时闲聊的时机,向家人提起那些因父母反对而离家出走或自杀的悲剧。再加上我平素就很独立自主,又常以行动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家人早已习惯我为自己做决定,因此在出柜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干涉和阻扰。

 

出柜十二年,小丝的家人一直反对,但我们并不在乎他们是否接纳,他们也就拿我们没办法。而我家人一开始会念叨:你以后老了怎么办?你不结婚,别人会怎么看?要是分手了怎么办?人财两空,又没有孩子,老来无依无靠……父母会有各种担忧,但也只是试探着跟我提,一看我脸色有变化,就会住嘴。后来我妈说,当我向她出柜的时候,她瞬间想到我读大学时跟她说过的一句话:“我不是征求你的同意,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


她当时就意识到,我只是告诉她“我是同性恋”而已,她不可能改变“我是同性恋”这件事。


现在,双方家族亲友都知道我们要生孩子,但他们知道的程度并不一样,接受的态度也有微妙区别:我妈跟我们同住,她知道全部计划并且完全支持,说不管是谁怀谁的卵,她都会一视同仁,遗产也会平分给两个孙女。而我爸只知我要买精造娃,不知道我要怀小丝的卵子,哪怕知道我俩会共同抚养,他也从没想过孩子竟然会跟小丝有血缘关系,还叮嘱我不要指望对象帮忙养孩子,要靠自己才行。至于小丝的家人,他们只知道我怀小丝的卵,不知道她也会怀我的卵,还诧异地问:这姑娘凭什么为你生孩子?

 

我们不会把生育计划的全部细节告诉所有人,因为我们并不需要获得他们的同意。我们不靠父母出钱,也不打算请父母帮忙带孩子,所以他们也就没办法干涉我们的决定。


等孩子出生了,我也不会让父母参与孩子的抚养。两代人教育理念冲突太大,磨合的过程可能会对孩子有负面的影响。老人可以每天过来看看孩子,跟孩子玩,但不能插手教育。

3_600.jpg

( 精子库服务协议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整个生育过程,我们坚持的前提是让两个人都拥有监护权”


在一起的第五年,我们一起去泰国考察试管医院,不巧赶上了政变。我们便先回国,打算等局势稳定下来再去做试管。但转过年来,泰国就修订了法律,禁止买卖精子,也禁止为外国人实施代孕手术。再加上当时我们因家庭意外花光了存款,只好搁置了生育计划。


又过了五年,我们再次启程,由于经济宽裕了不少,也为了更好保障双方的权益,我们决定要两个孩子,互相A卵B怀,我怀她的卵子,她怀我的卵子。孩子出生后,谁怀的就上谁的户口。这次我们选择了柬埔寨,现在已经获得了我们想要的健康胚胎,并且正是我们想要的女儿,只等着疫情结束后就去移植了。

 

在做试管前,我们评估了将来可能会遇到的各种问题。


在国内同婚不合法的前提下,如何让双方都拥有监护权?孩子未成年时带她出国,被签证官要求提供生父知情同意书怎么办?孩子将来就业、入党、参军接受政审时,需要出示生父无犯罪记录证明怎么办?


这些问题都是我们身边朋友遇到过的,她们或与gay形婚生育,或私下找人捐精。形婚生育的即使离婚,gay也仍然拥有对孩子的亲权,即使孩子判归妈妈,出国时也需要爸爸签字,政审时也需要爸爸的无犯罪证明,还会面临爸爸不配合的问题。而私下找人捐精的朋友就更麻烦了,捐精者私下签署放弃亲权的协议在各国都不合法,捐精者天然拥有对孩子的亲权,而这个亲权会衍生出抚养权、监护权,被赡养权……从而带来不必要的纠纷,也会让孩子永远有一个合法的生父,在遇到前面那些问题时就必须找到这位生父来签字。

 

要避免这些麻烦,就要先证明自己是孩子的唯一法定监护人,证明孩子的生父已经通过合法手续放弃了一切亲权。


而这个合法手续就是通过合法的正规精子库捐精。我们只能通过合法精子库购买精子,拿到精子库提供的一系列证明资料,证明捐精者已经合法放弃亲权。


然而国内精子库虽然可以免费申请,但却并不对单身女性开放,我们只得把目光转向国外精子库。


先花了数千元购买了多达11家精子库的查看权限,查看了三千多位捐精者的全部详细资料,包括他们的童年照片、成年照片、家族成员资格、家族健康史等,最终我们挑选了一位长得像小丝的高智商帅哥。然后又花了一万多元购买精子和将精子寄往柬埔寨医院。我们身边朋友也大多从欧美精子库购买精子,除了合法之外,也是为了选到个子高、颜值高、智商高的三高捐精者 ,让孩子赢在基因的起跑线上。

 

解决了生父放弃亲权的问题,接下来就要保障我们双方的权益了。


在很多A卵B怀分手的案例中,怀孕方被称为“免费代孕”,即使孩子上在怀孕方的户口,也无法避免对方父母拿着亲子鉴定来争孩子。我们不想让自己有面临这种困境的可能,所以在研究了国内外相关法律法规之后,选择了一条相对靠谱的道路。


我国现行法律禁止一切形式的代孕,但却允许在符合一定条件下进行卵子捐赠。捐卵者在办理了一系列手续之后,与捐精者一样合法放弃了一切亲权。这也就意味着,孩子在法律上将彻底属于怀孕方,不必再担心分手或丧偶后陷入争夺抚养权的纠纷。


我们选择了一家愿意配合我们办理相关手续的境外医院,由于这些手续既不违反当地法律,也不违反中国相关法规,将来万一诉诸法庭,这些手续被法官认定为有效证据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先保障了怀孕方的权益,我们接下来考虑的就是保障供卵方的权益。


有了提前准备的资料,我们可以在孩子出生后,由生母以唯一法定监护人的身份,第一时间办理“委托指定监护公证”和“遗嘱指定监护公证”。委托指定监护是指在生母因病、出差、出国等情况下,不能履行监护职责,此时由女友来担任孩子的监护人。而遗嘱指定监护是指在生母去世后,指定女友担任孩子的监护人,而不是由爷爷奶奶担任孩子的监护人。


办理这两项公证,是需要生父生母这两位法定监护人同时到公证处签字的。有的朋友与gay形婚生育,想要让女友做孩子的指定监护人,就被男方拒绝了。即使他当时同意签字,过后也可以反悔撤销。而我们拥有合法精子库的证明文件,以唯一法定监护人的身份去办理,就无需男方签字,更不用担心男方为了遗产支配权而反悔撤销。

 

这一路走来,我们办理了相当多的文件手续,一来是为了证明孩子与生物学父亲没有法律关系,将来她出国无需父亲签字同意,她接受政审也无需出示父亲的无犯罪证明。二来是为了提供给公证处,让女友获得指定监护权,在我去世后,就算我父母想跟她争监护权,她也能凭指定监护公证书来赢得这场官司。

 

4_600.jpg

( 公证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我们可以通过一系列公证来保障双方权益,实现与结婚证差不多的功能”



我们在法律上都是单身未婚。


我在私企工作,单身生育不会影响工作,只是无法报销生育保险,我打算直接自费。小丝的单位则会对非婚生育者进行处分。为了避免影响她的工作,我们联系了专门的中介服务机构,准备花几万块钱来解决这个问题。


小丝一直希望国家能尽早放开单身生育的限制,让单身妈妈能享受平等的生育政策,让婚姻和生育解绑。


我相信有生之年,我们国家能够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在此之前,我们需要通过其它方式来得到法律保障。


相恋十年的时候,我们计划去塞班岛结婚,那里对中国人免签,费用也不高,特价机票+经济型酒店也只需2万多元。订好行程后我们就去公证处办理出国结婚所需的出生公证。在办理出生公证时,我们意外发现,原来国内有一系列公证措施可以保障同性伴侣权益,从而实现与结婚证差不多的功能。而办理这些公证手续只需一万多。当时我们就想,花两万多在国外领一张没有法律效力的纸,还不如花一万多在国内获得合法有效的法律保障。

 

我们首先想的是办理房产共有公证。


圈里有句话说“不能在结婚证上加你的名字,那就在房产证上加你的名字。”但我们生活的城市有限购政策,不能在产权证上加名字,而公证处又担心我们办理共有公证是为了绕过限购政策,一开始拒绝了我们。一般人被拒绝后可能就放弃了,但我们却是百折不挠地跑公证处,反复与公证员沟通交流,不断修改协议内容,最终成功办理了共有公证。


紧接着我们又办理了遗嘱公证。


参照合法婚姻中配偶能获得的遗产份额,我们也约定了将大部分遗产留给对方。与一般人不同的地方是,我们还将本应留给父母的遗产,也以“附义务遗赠”的方式留给对方,并委托对方用这部分遗产照顾父母的晚年。这样就不用担心自己去世后,父母空有遗产却无人照顾,成为骗子眼中的肥肉。

 

在办理房产共有公证和遗嘱公证的过程中,由于需要反复商讨和修订公证内容,公证员见我们来回奔波辛苦,破例加了我的微信,有问题就用微信沟通,减少了我们请假去公证处的次数。在公证员的朋友圈里,我发现了一篇科普文章,说自2017年10月1日起,根据新版民法总则的规定,意定监护不再局限于60岁以上老年人才能办理,新法实施后,只要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就都可以为自己指定监护人,从而解决手术无人签字等问题。


我马上问公证员,我们能不能办理这个意定监护,公证员很爽快地说行,还给我们发了一份老年意定监护的协议模版。


我俩都是法律专业出身,于是自己改了改协议内容,等到新法一生效,就立即提交申请资料,很快就办下来了。与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我们虽然是本地第一例,但过程并不波折,出乎意料地顺利。


几年后,因为一次公证界的意定监护交流活动,公证员意外发现了我们是一对同性伴侣,再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为何那么顺利。原来是因为我们在办意定监护之前,先办理了房产共有和遗嘱公证,公证员通过这两项公证已经意识到,我们都愿意将各自名下的房产分给对方一半,又愿意将所有房产留给对方,双方都非常积极地保护对方的权益,如此深厚的感情,又彼此信赖,公证员也就不用担心我们中某一方会对另一方有加害之心,才能放心为我们办理意定监护,让我们把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力交托到对方手中。

 

等孩子出生后,我们还是会出国结婚。


虽说一纸结婚证无法保障我们在国内的权益,但在某些场合却可以派上用场。比如,将来孩子出国留学,需要家长提供资产担保。如果没有结婚证,就只能用生母一个人名下的财产进行担保,而有了结婚证,就能用生母和生母妻子两个人名下的财产来为孩子进行担保。再比如,在欧洲一些国家做试管婴儿,也需要同性伴侣提供合法的关系证明,试管医院才能受理。

5_600.jpg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我不担心分手后见不到孩子,因为我的孩子在她那里,她的孩子在我这里,这是一个平衡”


有人觉得我们房子一人一半,孩子也要一人生一个,太讲究公平理性了。可我不觉得追求公平有什么问题,接触了不少一边秀恩爱一边背地里咨询律师争财产争抚养权的案例,我发现大部分以撕逼告终的感情,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


我们这样尽力维持双方之间的平等,正是为了伴侣关系能够更长久更恩爱。


现在不管是拉拉社群,还是异性恋家庭,很多人觉得生了孩子就像把两个人绑在一起了,无论犯什么错都“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而不肯分手、离婚,因此其中一方就有恃无恐地去做一些伤害对方的事情。但我们在确定恋爱关系之前,早已谈过“分手原则”,就是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一定会分手。这些“分手原则”包括出轨、家暴、吸毒等等。即使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公证,又互相生育对方的孩子,一旦触碰到“分手原则”的底线,双方都仍然会果断分手,为孩子树立一个“敢于结束不幸福关系”的好榜样。


有趣的是,当我们抱着“对方有能力随时离开我,并且她离开后也能过得好”的心态去相处,反而会更珍惜当下的感情,会更谨慎地呵护对方的感受,面对各种诱惑也会更坚定不摇摆。

 

假如我们有一天分手了,谁怀的孩子就归谁抚养。


但我们还是会定期见面,探望对方抚养的孩子,也让两个孩子多相处。有人问我:要是她不让你看孩子怎么办?我还真没担心过这一点,因为我们是互相怀对方的卵,我的孩子在她那里,她的孩子在我这里,想见自己血缘上的孩子,就得同意对方也来看她血缘上的孩子。这是一个平衡,谁也别想抛开谁。但这不等于我们一辈子都绑在一起,如果各自有新女友,也可以带着一起探望孩子,就像异性恋夫妻离婚后,孩子从一个爸爸一个妈妈变成两个爸爸两个妈妈,而同性家庭则是从两个妈妈变成四个妈妈。

 

我们也不会对孩子有任何隐瞒,当然前提是到了她懂得保守秘密的年纪。


在孩子学会守密之前,我们会用她能理解和体会的例子来给她做比喻:就像种花,有的花是播种发芽,有的是叶插发芽,有的是枝条嫁接;但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发芽,只要你给它足够的阳光、雨水、养分,它都能健康茁壮地成长,开出漂亮的花。小朋友也一样,不管她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还是一个爸爸一个妈妈,只要双亲都爱她,而且双亲之间也互相爱着,给她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她就可以健康成长。


在孩子能理解和守密之后,我们会坦诚地告诉她,她是由一位善良的叔叔捐赠精子,由一位妈妈提供卵子,另一位妈妈孕育她,将她带来这个世界上。但同时,我们会教她学会守口如瓶,就像不告诉外人自己家里有多少钱一样,同样不告诉外人自己家的隐私问题。我们不想让她撒谎,但仍希望她懂得保护自己。

6_600.jpg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拉拉伴侣要生孩子,得先坐下来谈彼此的权益保障”


由于我们多年持续关注伴侣财产和生育方面的问题,对这方面的权益保障问题了解得就比较深入,身边的朋友遇到难处都会与我们讨论,因此我们也接触到了各式各样的案例。分析和总结了这么多案例后,我们对于想要生育孩子的拉拉伴侣们有两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谈钱辨感情”。


很多人羞于谈钱,认为谈钱伤感情,可两个人都走到要共同生养孩子这一步了,还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钱的问题,这又算什么真感情呢?在生育之前,协商一个对双方来说都公平的方案,尽可能去保障双方的权益。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不要去生孩子。


就我们而言,不仅想通过互怀对方卵子的方式保证“生“的公平,也想尽量保证”养“的公平。


由于我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将来两个孩子三岁前都会由我全天照顾,这也就意味着我将要牺牲事业发展。因此小丝决定届时将属于她的那部分财产再让渡一部分给我,作为对我付出时间精力的补偿。


我们互怀都能做到这个份上,而那些仅仅单向A卵B怀甚至AB卵B怀的伴侣,就更需要对付出更多的一方主动补偿了。我遇到很多A卵B怀后分手纠纷案例,在生育之前,A并没有主动提出要给B经济补偿,而B觉得自己主动提补偿又像是卖子宫,双方都觉得谈钱伤感情,为之后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如果说异性婚姻中尚且还可以说“孩子也是女方的血脉,不算为男方免费代孕”,那在同性伴侣中,A卵B怀实质上是令B陷入了不受保障的困境,孩子与B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一旦感情生变,怀孕方有可能面临人财两空的境地,即使双方在境外领过结婚证,也仍然难以在国内维权。


因此,拉拉伴侣在生育前一定要慎之又慎,尽量事先协商好权益保障方案再去做试管。

 7_600.jpg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第二个建议是“学法用法”。


我们家的座右铭是:人丑就要多读书,人蠢不妨多学法。即使自己不是法律专业出身,日常生活中难免会遇到需要用法律工具来维护自身权益、孩子权益的时候。


除了前面说的分手了怎么保障自己权益,还有保障孩子权益,比如怎么让孩子同时继承我们两边的遗产?有人说生母的女友可以将财产遗赠给孩子,但对税法多了解一些就会知道,继承和遗赠是不一样的,继承的手续更简便,所需费用也更少。所以我们选择A卵B怀+孩子上B户口也有这方面考虑。


孕母是孩子法律上的母亲,孩子将来合法继承孕母与孕母爸妈的遗产,如果卵母去世了,孩子又可以凭借和卵母做的亲子鉴定,以非婚生子的身份继承卵母和卵母爸妈的遗产。


我们打算在孕期做一次卵母与胎儿的亲子鉴定,出生后再做一次卵母与孩子的亲子鉴定。


孕期做鉴定是担心孕母生产意外去世,有了亲子鉴定就可以证明孩子与卵母的关系,加上遗嘱中的相应条款,帮助卵母获得监护权,也帮助孩子同时获得两位母亲的遗产继承权。这些都需要通过法律来做细节的支撑。当然,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是现行法律不能解决的,只能绕道想别的办法去解决。


在灵活运用现行法律保障权益的过程中,我们的感情反而变得更加坚固,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两个人一码归一码算得清清楚楚,太理性、太冷酷。


我们经常看到有人会因为对方在生病时喂药这样的份内事就感激涕零,也有人享受着对方超出界线外的无私付出还理所当然。但当我们确定了双方之间权利与义务的界线之后,这条界线就像一块试金石。


各自明确了什么是对方该做的份内事,什么是对方没义务做的事,才能看清对方因为爱而额外付出了什么,才能看清彼此有多爱对方。



「 写 在 后 面 的 话 」


感谢佛歌与小丝接受多元家庭网络的访谈,与我们分享她们生育、成家的故事。在我国,同性婚姻不受法律保护,使同性伴侣在保障双方的财产、抚养等一系列权益上面临诸多困难。当伴侣关系生变(如一方去世、双方感情破裂)时,尤其如此。


多年以来,佛歌与小丝不断摸索着前行,通过意定监护、财产公证、房产公证、委托指定监护公证、遗嘱指定监护公证等多种法律工具以及互相A卵B怀的生育安排,竭力在同性婚姻缺席的情况下保证伴侣权益。这些努力让人感动、敬佩,更让人感受到同性伴侣成家的种种心酸与不易。希望她们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对正在挣扎、苦恼、探索的你亦能有所帮助。


或许你正在一段亲密关系中,或许你也正在探索伴侣的权益保障,或许你已经孕育或者正在受孕当中,或许你跟伴侣正在分手争夺抚养权,或许你还是单身,但想着未雨绸缪提前了解前辈们如何踩雷以及避雷……都欢迎你加入由Farewell小组发起的,好聚好散线上交流群组,以上的内容,我们都会在这样群组里交流。


欢迎拉拉社群和关注者们加入。



声明:本栏目的内容,包括医学意见和任何其他健康相关信息,仅供参考,不视为特定诊断;如果您对自己的健康或他人的健康有任何疑问,请及时到医院就诊或寻求医生的直接建议。